上海资讯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程序测试 >

长津湖之战:比上甘岭更惨烈的战役

时间:2021-02-20 14:36 来源:网络整理 转载:上海资讯网
提起抗美援朝的那场上甘岭战役,在中国可谓家喻户晓。然而,随着抗美援朝战争硝烟的散去,现今却很少有人知道,就在上甘岭战役前,还有一场战役打得比上甘岭更艰苦、更惨烈、更震撼。事实证明:我军在极度严寒和饥饿中,凭借小米加步枪,打出了军威国威,

  提起抗美援朝的那场上甘岭战役,在中国可谓家喻户晓。然而,随着抗美援朝战争硝烟的散去,现今却很少有人知道,就在上甘岭战役前,还有一场战役打得比上甘岭更艰苦、更惨烈、更震撼。事实证明:我军在极度严寒和饥饿中,凭借“小米加步枪”,打出了军威国威,打出了令世人瞩目的英雄主义气概!难怪战后美军参战司令官史密斯少将感叹:“长津湖战役,是钢铁部队在和钢铁人作战。”

  长津湖,死亡的魔窟

  长津湖是朝鲜第二大人工湖,其周围崇山林立,平均海拔1300米,人烟稀少。1950年11月21日,经十余天长途奔袭,仓促上阵的第九兵团20军隐蔽潜伏到靠近长津湖的柳潭里西南,27军隐蔽潜伏到柳潭里和新兴里北部。时至27日,长津湖一带突降大雪,气温降到了零下40余摄氏度。严寒给坚守中的潜伏部队造成了极大伤害,千余名官兵被冻死,冻伤者不计其数。

  志愿军之所以要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在长津湖与美军展开对决,是因为所谓的联合国军在志愿军发起第一次战役后,又分兵两路,在朝鲜北部东西两线展开钳形攻势,向鸭绿江推进,扬言要在一个月后的圣诞节,把中国军队赶回去。

  “联合国军”东线先头部队是美海军陆战第1师,随后是美10军第7师。美1师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从未打过败仗,号称王牌师。

  志愿军第九兵团是一支过硬的部队,“孟良崮”战役大败张灵甫;“淮海战役”俘获杜聿明;解放大上海后又被称作“霓虹灯下的哨兵”,英名远扬,威震八方。

  此时,两军狭路相逢。至27日黄昏,蛰伏在长津湖地区的第20军和第27军终于接到发起总攻的命令,指战员们突然跃起又冷又饿的身躯,以顽强的战斗作风,向强大的美1师发起突袭。激战至翌日,美1师机械化战斗队形被切断,同时被志愿军紧紧地压缩在4个包围圈里。第九兵团司令宋时轮决定:瓮中捉鳖,一举全歼。

  然而,此时寒冷已使志愿军部队出现了大量的非战斗减员,饥饿又使指战员身上没有了一点力气,装备则更叫子弟兵难以摧毁美军用大炮和坦克构筑的环形防御攻势。双方僵持三昼夜,我方歼敌不成,敌方也难向鸭绿江推进。

  12月5日上午,美1师开始向南突围,准备后撤。宋时轮司令立即调整作战部署,命令第20军和27军展开围追堵截,同时电令第26军立即向长津湖地区挺进,投入战斗,以补充作战部队因大量伤亡而导致的人员不足。随着战斗任务的转换,我军面临的局面更加险恶。追击部队要翻山越岭撵上后撤的美军机械化部队,谈何容易!尽管如此,指战员们仍然顶风冒雪,忍饥挨饿,按时到达指定地点截杀敌人。设伏,地冻如铁,无法挖掩体,战士们就趴在雪地上,很多人趴着趴着就被冻死了。待到发起冲锋,幸存的指战员仍如猛虎下山,以钢铁般的意志死缠猛打,直打得美军曾在一天内仅后撤了500米,扔下千余具尸体。特别是绰号“北极熊团”被我军一举全歼,总计3191人。这是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唯一一次成建制地全歼美军一个团的光辉战例。

  水门桥,生死攸关的屏障

  一个要跑,一个要阻,敌我双方此时都认识到水门桥是决定各自胜败的生死“桥”。该桥位于长津湖古土里以南6公里处,是美军撤退的必经之路。跨过这座桥,再越过黄土岭,就意味着敌人彻底逃离了长津湖地区,而前面是平原,极易美军机械化部队后撤。为此,美1师后撤的先头部队已抢先一步驻扎到那里,用一个营的兵力和40辆坦克严防死守水门桥。宋时轮司令决定:即便有天大的困难,也要不惜一切代价把桥炸掉,以便把美1师继续阻隔在原地,予以全歼。

  担任炸桥任务的是第20军58师127团,虽然两次将水门桥炸断,但很快又被美军修复。第三次炸桥时,第27军80师组成两个连队的“敢死队”,200百余名指战员个个背负50余公斤炸药,趟积雪,越沟壑,躲岗哨,抢时间。12月6日,指战员们借着夜色发起突击,用血肉之躯,把大桥连同基座全部炸毁。

  美1师师长史密斯绝望中给上司发报,求援再次架桥。美军高层认为:如不救出美1师,美国颜面无存。于是,他们星夜指派驻日本部队去三菱重工,紧急加工出8套M2型钢木标准桥梁,第二天用C-119大型运输机运往一千多公里外的水门桥上空,然后靠巨型降落伞将桥梁直接空投到美军阵地。经过一昼夜紧张施工,美军于8日下午4点,重新将桥架设成功,前后不过两天。

  史密斯意识到:美军通过水门桥,肯定还会遭到志愿军伏击。为慎重起见,他决定先派小分队前去侦察。当美军士兵摸上水门桥对面的山头后,当即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在冰天雪地里,志愿军20军58师整整一个连的百余名官兵呈战斗队形散卧在一条线上,每个人都呈手持武器注视前方的姿态,全部冻死在那里,化作了晶莹的冰雕……

  晚6点,美1师幸存的1万多名官兵及1000多辆汽车和坦克,在接应部队的掩护下通过水门桥,终于撤出长津湖地区的崇山峻岭,开始向兴南港撤退。志愿军第九兵团依然锲而不舍地追击。可惜的是,我第九兵团第26军历经美机轰炸拦阻,忍饥受冻,翻山越岭,直到美军撤退后,才从齐腰深的大雪中跋涉而来,错失了全歼美1师的良机。

  据战后统计,美军在长津湖地区受到了重创,海军陆战第1师编制人数2.5万人,战斗伤亡约7000人,另有冻伤减员7300人;志愿军第九兵团投入长津湖战役总兵力10万余人,伤亡14000人,超过美军一倍,冻伤减员占总人数32%,严重冻伤占22%,付出了难以想象的代价。宋时轮将军在归国途中的鸭绿江边,面向长津湖三鞠躬,热泪奔流……

  随着东线美军的溃散,西线志愿军通过对美第8集团军展开猛烈进攻,取得了清川江围歼战的胜利,彻底粉碎了麦克阿瑟“在圣诞节前占领整个朝鲜”的图谋,并将美军全部赶回到“三八线”以南。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人也一直没有忘记这场发生在冰天雪地里的战斗(美军战史称之为“最艰苦的战役”)。好莱坞曾出资1.3亿美元,以当年长津湖战役为题材,拍摄了3D大片《严寒17天》。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